当前位置:广州素酷贸易有限公司历史揭秘:东察合台汗国是怎么灭亡的?
揭秘:东察合台汗国是怎么灭亡的?
2022-07-09

今天小编带大家了解中国的古代史。帖木儿确保了他在河中的王位,又前去征伐原东察合台汗国,也就是伊犁和裕勒都斯地区—该地区爆发了新的革命,蒙古杜格拉特家族在那里几乎完全控制了喀什噶尔。后来又经过几年的混乱后,杜格拉特部的异密播鲁只于1347年拥立察合台汗秃忽鲁帖木儿登上了伊犁的王位。秃忽鲁帖木儿统治期间,播鲁只去世,之后兀鲁思别吉一职由他年幼的儿子忽歹达继承。播鲁只的弟弟异密哈马尔丁垂涎这一职位已久,他曾多次向秃忽鲁帖木儿提出抗议。秃忽鲁帖木儿死后,他杀死已故可汗的儿子也里牙思火者,报了仇。1365年,帖木儿获胜,也里牙思火者被驱逐,不得已才从河中返回了伊犁。哈马尔丁推翻了察合台王朝,自僭汗号,1366年到1392年间统治着蒙兀儿斯坦,即怛逻斯河流域、伊塞克湖、伊犁河、裕勒都斯河和玛纳斯河流域,此外,还有可能统治着阿尔蒂沙尔,或称喀什噶尔的较大部分地区。

在忽歹达的帮助下,也里牙思火者的弟弟黑的儿火者躲开了哈马尔丁的报复,从喀什逃到了帕米尔,并一直躲在那儿,等待着出头之日。针对哈马尔丁,帖木儿发动了一系列的远征,虽然这些远征远不如对波斯、德里和安卡拉的远征著名,却更值得关注,因为它们发生于更艰难的地区,对付的是更加捉摸不透的敌人。这些远征是防御性的,是为了保护河中地区免受游牧民周期性的骚扰。帖木儿的军官们来到伊塞克湖北的阿拉木图进行侦察,并与敌人签订了协定,帖木儿拒绝接受这些协定。他离开了塔什干,从赛拉木向坦基河进攻,该地就是埃尼亚斯和丹尼森·罗斯所说的养吉城,即恒逻斯,又名奥李—阿塔。他驱逐了那里的游牧民,收获了许多战利品。1375年,帖木儿第三次征战,他离开赛拉木,经过楚河河源边的怛逻斯和托克玛克地区。

哈马尔丁利用了游牧民惯用的伎俩,在他到来前,就撤退到了《武功记》中称为比耳哈·古里安或阿沙尔·阿塔的地方,埃尼亚斯和丹尼森·罗斯认为是伊犁河上游附近、阿拉套北部一个山嘴边的奥塔尔。无论如何,该地应该位于伊塞克湖西北部的山脉。在那里,帖木儿的长子只罕杰儿突袭了敌人,敌人朝着伊犁河的方向溃散。帖木儿劫掠了伊犁河的部分区域,该地是构成原东察合台腹地的一部分,后来,他继续进军,来到纳伦河上游的河谷。在那里,《武功记》记载了他在喀什西北的阿尔帕和雅吉河畔的活动。他抓住了哈马尔丁之女迪勒沙·阿哈公主,并纳她为妾。接着,他经过了费尔干纳的乌兹根和忽毡,回到了撒麻耳干。然而,哈马尔丁并没有被打垮,帖木儿率军返回河中时,他向帖木儿统治下的费尔干纳省进军,并劫掠了安集延城。

盛怒之下的帖木儿匆忙赶到了费尔干纳,将他驱逐出了讹迹邗和亚色山区,一直紧追不舍,来到了纳伦河上游的南部支流阿特巴希河河谷地。进入天山一带后,帖木儿落入了埋伏,哈马尔丁早已等候多时。最后,帖木儿凭借着超人的胆识,以及“他的长矛、战棍、剑和索套”,才得以逃脱。不久后,帖木儿再次返回,赶跑了他的敌人。接着,他返回了撒麻耳干,大约1375年或1376年,其子只罕杰儿在此城去世。之后的两年,帖木儿发动了对哈马尔丁的第五次远征。在伊塞克湖以西的峡谷中,他与哈马尔丁交战,一路追击他,直到伊塞克湖西的科奇卡里。《武功记》甚至提到,1383年帖木儿向伊塞克湖派出了第六次征伐哈马尔丁的远征军,然而,仍旧没捉住哈马尔丁。1389—1390年间,帖木儿决定努力摆脱蒙兀儿斯坦的游牧民。

1389年,在巴尔喀什湖以南和以东的伊犁河和叶密立河地区和阿拉湖周围,他的军队来回往返,当时这些地区是蒙兀儿斯坦的中心地带,后来又成了俄国的谢米列契耶省和中国的塔尔巴哈台保护区。这时,帖木儿扮演的是君主和征服者的角色,他派出骑兵迅速地穿过这些草原,同时,他的先头部队跟着蒙古人一直来到了阿尔泰山以南的黑也儿的石河。接着,他的军队从巴尔喀什湖盆地出发,兵分几路,分别经过天山,到达博斯腾湖盆地,最后在裕勒都斯河流域会师。帖木儿本人是经过空格斯河谷来到裕勒都斯的。在以上地区与帖木儿作战的诸位蒙古首领中,察合台家族的继承人黑的儿火者,他被篡位者哈马尔丁暂时赶下了王位。据《拉失德史》载,黑的儿火者逃到东突厥斯坦的最东边,先逃到于阗,后又来到罗布泊,他企图在那里建立一个新王国,同时,在他的强迫下,吐鲁番境内最后一批回鹘人皈依了伊斯兰教。

尽管哈马尔丁同为帖木儿和黑的儿火者的敌人,但帖木儿还是毫不犹豫地进攻了黑的儿火者,因为他害怕察合台家族会在畏兀儿地区重新招募新兵。黑的儿火者被打败后逃往戈壁。获胜后,帖木儿在察力失,即今天的焉耆,召开了一次军事会议,和士兵们瓜分了从游牧民那里获得的战利品。在返回撒麻耳干前,帖木儿派出他的儿子乌马儿·沙黑先行,经乌什·吐鲁番和喀什之道,从裕勒都斯返回。至于他本人率领驻军是否也走了这条路,我们就不得而知了,也不知是否经过了伊犁河、楚河和怛逻斯河之路返回。尽管帖木儿也洗劫了戈壁的中心,但这一次,他还是没能打败劲敌哈马尔丁汗。帖木儿的军队刚返回河中,哈马尔丁立即又在伊犁河流域恢复了政权。因此,1390年,帖木儿再次派出一支军队进攻他。

这支军队从塔什干出发,经过伊塞克湖,从阿力麻里渡过伊犁河,向哈拉塔尔以北的地方前进,一路尾随着哈马尔丁,来到了黑也儿的石河。但是,哈马尔丁又一次溜掉了。哈马尔丁消失在了阿尔泰山之中,进入了“黑貂与银鼠出没的地方”,杳无音信。帖木儿军在阿尔泰山的松树上烙上了帖木儿的名字,以彰显他们的胜利,然后沿着阿特里克湖返回了河中。随着篡位者哈马尔丁消失,察合台后裔黑的儿火者恢复了在蒙兀儿斯坦的王位。虽然杜格拉特部的新首领异密忽歹达是哈马尔丁的侄子,但他一直是正统王权的拥趸者,他第一个召唤黑的儿火者回来,并支持他复位。这位新汗是虔诚的穆斯林,在征服吐鲁番后,他迫使该地最后一批回鹘人皈依了伊斯兰教。这一信仰让他与帖木儿的联系紧密起来,最终,二人缔结合约。

1397年前后,黑的儿火者将女儿嫁给了帖木儿,帖木儿很重视这桩联姻,因为他借着这一名义顺利成了成吉思汗大家族中的一员。1399年,黑的儿火者去世,他的三个儿子继承了他在伊犁地区的王位,他们分别是沙迷查干、纳黑失只罕和马黑麻。三兄弟都处于杜格拉特异密忽歹达的监护之下。1399年左右,帖木儿迫不及待地抓住了岳父之死带来的远征机会,进入了喀什噶尔,甚至有可能抵达了伊犁河流域。征服者的孙子米儿咱·伊斯堪答儿率领着这支军队,进入了喀什,劫掠了叶儿羌,攻克了设有防备的阿克苏城,该城的居民为了自保,将居住在他们中间的中国富商们交到了占领军手中。接着,伊斯堪答儿派出一支军队,朝西北方向进军,掠夺了拜城和库车,他亲自率领军队进入于阗,那里的居民热烈地欢迎他,并献上了各种礼物,自称是帖木儿的臣民。至此,东察合台汗国也被帖木儿帝国暂时征服。